当前位置:主 页 > 幽默故事 >

巧舌如簧

时间:2011-10-14 作者:admin 点击:次

周沉韵捂着叫声不断的肚子,说道:“大哥,二哥,我饿了。”
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感觉肚子饿得发慌,可是家里一样能吃的东西都没有了,都怪这个老家伙,我们螳螂捕蝉,他却黄雀在后,把我们三天三夜不厌其烦的说服的劳动成果,自己一个人独吞掉了,连骨头都没有让我们过目,真让人恨的牙龇欲裂。”周锦飞说道。
“本来还有半个洋葱头的,却被你白白浪费掉了,不然也够我们垫垫肚子的。”周语彻揭短道。
周锦飞理亏,没有辩驳,一时间三兄弟沉没不语,都思考着“吃从哪里来”沉重而又迫在眉睫的课题。半晌的功夫,周沉韵忽然说道:“我们家不是还有小强吗?”
“小强?”周锦飞拍掌道:“我怎么能忘了小强呢?天天在我眼皮底下晃来晃去,竟然没有想到打它的注意,真是失算啊!”
小强是一条母狗,由于受到周家减肥运动的影响,也瘦的皮包骨头,变成猫形动物了。它和周语彻的关系最好,比和他的父亲周无用的感情还要亲上许多,所以他舍不得吃了小强,便找理由道:“大哥,兔子不吃窝边草的。”
周锦飞知道其言所指,说道:“兔子不吃窝边草,那说的是兔子,再说我想吃的是狗,而不是草,而且我向来六亲不认,只要能吃的东西我都要吃,所以这和我是猪马牛不相干的事情。”
“父亲吃过了烤全狗,我们就不能把小强也烤了,尝一尝烤全狗的滋味吗?”周沉韵在一旁扇风点火,添油加醋道。
烤全狗对于周语彻来说,是一个极大的诱惑,尽管周无用的手艺十分的糟糕,但是火烤的肉香已经钻入五脏六腑,是如此的魂萦梦牵,是如此的牵肠挂肚,周语彻咽了咽口水,见大哥和三弟一发吃定的模样,问道:“你们真的要吃小强?”
“二弟,我知道小强和你的关系最好,可是我们现在连一样能吃的东西都找不到,都被逼到了这个地步,如果不吃小强的话,那死亡的可就是我们了。这几个月以来,我发现每个星期的一三五的夜晚,小强都偷偷的溜达出去和旺财幽会。虽然不知道它们是谁先勾搭谁的,但是缠绵了这么久,也不见小强生半个狗仔,可以肯定不是旺财没有能力,就是小强不能生育。这样留着它还有什么用处?只能看看门而已,可是我们这个家,鸟雀不居,虫儿不过,连贼来了也要倒贴东西,你说还需要它看吗?再说,旺财已经去了,留下小强孤单一个,只会寂寞的郁郁而终,迟早是化作尘土,不如我们现在把它杀了,也能废物利用一下,让它多体现一下价值。而且旺财人高马大,膘肥体健,对小强也有情有义,如此优秀的无法挑剔的伴侣,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?到了地狱肯定是抢手货,小强现在去还能来得及,与旺财在黄泉路上做伴,做一对恩爱的鬼夫妻,何乐而不为呢?你就忍下心中的伤痛,让小强去吧,不然因为你一时心软,舍不得离别,害了小强一生的幸福,那可就好心办坏事,得不偿失了。你扪心自问一下,你这样做能对得起和你形影不离,同甘共苦的小强吗?”周锦飞为了小强,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。
“听你这么一说,小强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周语彻没有想到大哥的口才在这个时候是如此的伶俐,巧舌如簧。
“是生是死,掌握在你的手中,是好是坏,凭你的智商应该能想个明白。如果三弟饿出什么意外,我想我有必要在你身上施展一些医术中的折骨分筋手段。说真的,我十分期待。”周锦飞将双手指节捏的啪啪作响。
听大哥这么一说,周语彻全身毛骨悚然,但是力量的弱小,只能选择屈服,而且对烤全狗也有一品其味的心思,只好妥协道:“好吧,我答应你们还不行。”
周锦飞见终于说服了二弟,高兴的说道:“这样才对吗,怎么能为了一个畜生伤了我们兄弟之间的情义呢?”

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